油布伞

发布时间:2018-01-09 点击数:147次

上海雨水多,日常生活少不了一把伞。

按理说,雨天小孩去上学,家长应该说“带上雨伞。”可上海爷娘叮嘱的往往是:“不要忘记带阳伞!”多少年来,上海人习惯把伞叫作“阳伞”。上海人,尤其是上海女人,怕雨淋,更怕太阳晒,“六月里的日头”更是晒不得。她们手中那把伞,除了挡雨外,更重要的是遮太阳。阳伞,发音也响亮,过去修伞人穿街走巷叫的就是:阿有啥坏的阳伞修哇?

伞是上海女人的手边物件,所以越造越精致,越造越漂亮。那种自动伞,好是好,按钮一揿,伞面“砰”一下弹出去,像冲锋枪一样神气,但它“一根筋”,伞骨长,带起来不方便。上海女人的伞,都藏在随身包里。有的折叠伞小巧玲珑,只有一虎口长短;虽是钢制,却轻得没一点分量,最适合上海女人撑在手里,走出袅袅婷婷的样子来。

看到这样的伞,不能不想起过去用过的油布伞。油布伞很重,一把有好几斤,竹柄、竹骨、木顶,撑开来很费劲;力气小的女同学,还要请男生来帮忙。为了防雨、防霉,伞布上还涂着桐油,故称“油布伞”。新伞买来时,一撑开,因伞面被桐油粘住,会发出“哗”的一声响;随即,桐油味扑鼻而来,让人止不住要打喷嚏。

油布伞算是好货,比它差的,还有油纸伞。同是上了桐油,油纸伞的牢度要差得多。风大雨急时,常有撑油纸伞的同学被“拔喇叭”,伞面被撕得粉碎。他们小小的身躯在风雨中挣扎的影子,至今让人无法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