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陆竹刻的新一代传人

发布时间:2012-07-31 点击数:2771次

  竹刻伉俪蒋玉铭苏玉蓉
  马陆有一对竹刻伉俪蒋玉铭、苏玉蓉,他们对传统的继承和创新,为嘉定竹刻谱写了新的佳话。
  蒋玉铭、苏玉蓉成才,多亏有个理解他们的父母。
  蒋玉铭、苏玉蓉从小喜欢涂鸦。蒋迷于书法篆刻,读安亭师范时,班主任对他父亲说:“若再痴迷,要毕不了业了!”蒋玉铭父亲是个中学教师,并不反对儿子的爱好,只是提醒儿子先要做好作业。
  苏玉蓉看连环画《红楼梦》,觉得仕女美,连数学课上也在涂呀,画呀,画画有点名气,包了班报、校报的刊头画。苏玉蓉父亲会制图,很开明,全力支持女儿画画。农村没有高水平的老师,他送女儿到上海,进星期天画画培训班。苏玉蓉是班里唯一来自农村的学生,老师很喜欢这个淳朴有灵气的小姑娘,有时小苏赶不上回嘉定的末班车,就让她在自己家中或同学处过宿。那半年,她打下画图的基础。
  蒋玉铭和苏玉蓉、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跨进了竹刻艺术殿堂。
  苏玉蓉初中毕业想考上海行知艺校,未能如愿。其他艺校不招农村学生,令苏玉蓉学艺断了路。但天无绝人之路,1988年,苏玉蓉看到嘉定博物馆竹刻培训班招收三名学员的广告,说要有画画基础,就报了名,考上了。老师是嘉定竹刻新传人王威,苏玉蓉学得很用心,刻的仕女花卉像模像样,认定竹刻就是自己的用武之地。
  蒋玉铭中师毕业,成了马陆小学的语文教师,1990年,嘉定教育局组织教师学竹刻,蒋玉铭参加了,觉得在竹上写写刻刻正合自己志趣,心想,嘉定竹刻后继乏人,为什么不在这领域试试身手呢?他交了作业,一块“紫气东来”竹刻,让老师王威眼睛一亮。当代竹刻大师徐秉方也说:“小蒋的字的确刻得好!”
  在竹刻培训班,苏玉蓉、蒋玉铭都是马陆人,一同上下班,互相切磋技艺,蒋玉铭对师姐(其实苏比蒋小)关心有加。王威见他们志趣相投,很有竹缘,鼓励他们为振兴嘉定竹刻结为秦晋之好。1993年,蒋玉铭苏玉蓉结婚了,竹痴结为伉俪。
  90年代初,嘉定竹刻举步维艰,竹刻班发不出工资了,要竹刻艺人自谋生路。嘉定博物馆办竹刻培训班是嘉定籍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胡厥文的主张,胡老为此事数次回嘉定,还拿出6万元作办班费。所以,培训班学员每个月有60元工资,能安心学。胡厥文这6万元培养了新一代嘉定竹刻艺人。蒋苏决心不辜负老人的期望,要传嘉定竹刻薪火。尽管1991年连老师王威也下海了,这对竹刻伉俪却坚守阵地。
  为提高作品品质,他们竹料不用二手货,蒋玉铭到江苏、浙江选竹,反复比较,摸出一套经验。刻竹的刀具市场上买不到,就自己磨,或自己设计请人打制。凭天赋和勤奋,蒋玉铭专攻留青书法竹刻,苏玉蓉尝试留青陷地刻法,把嘉定深刻传统与当今留青技艺结合起来,利用竹表里原色展示出人物花卉的色泽,达到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1995年,蒋玉铭作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辞去教师工作,专搞竹刻。亲朋都说他疯了,放弃稳定的教师工作去刻竹,竹刻卖不掉,喝西北风?可蒋玉铭相信自己的能耐,时时想起大师徐秉方对自己的鼓励:“嘉定竹刻需要蒋玉铭。”更坚定献身竹艺的决心。苏玉蓉一样痴迷竹刻,支持丈夫。为稳妥起见,蒋玉铭开个照相馆,以店养艺。
  新民晚报的记者有篇采访蒋玉铭、苏玉蓉的报道,题目是《刻竹子,看着风雅实则艰辛》,写了这对竹刻伉俪从艺的艰辛历程。
  2003年,蒋玉铭作品《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荣获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金奖。蒋玉铭获奖后,作品销路通畅,小夫妻转让了照相馆,一心刻竹。俩人名中都有“玉”字,他们把工作室取名“绿玉轩”。
  2004年,蒋玉铭荣获共青团中央办公厅颁发的“乡村青年文化名人”称号。
  2006年,杭州西湖博览会上,夫妇俩人合作的《龙飞凤舞》获“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展览会银奖,蒋玉铭的竹刻爱莲说》获银奖,苏玉蓉的作品《清境东塘畔》获铜奖。
  马陆爱才,尤爱本乡本土的杰出人才。为此,2007年马陆镇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设立蒋玉铭工作室。蒋玉铭、苏玉蓉把工作室布置得古色古香,陈列自己的竹刻作品,让工作室成为展示嘉定竹刻的窗口。在幽雅明亮的工作室,竹刻伉俪专心致志操刀,精雕细刻,对艺术孜孜以求,努力让每件作品成为精品。他们还筹划着属于自己的竹刻博物馆。因为马陆的蒋玉铭苏玉蓉,嘉定竹刻必将更加灿烂。